趙天琳

《超渡計畫:數位舍利子 Transcendence Plan: Digital Sarira》#001

關於《超渡計畫》(Transcenedence Plan)
https://ztl-transcendence-plan.tumblr.com/

「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浮泡,不得久立;
 是身如陽焰,從渴愛生;是身如芭蕉,中無有堅;
 是身如幻,從顛倒起;是身如夢,為虛妄見;
 是身如影,從業緣現;是身如響,因緣變失;
 是身如霧,意無靜相;是身如電,念念不住。
─ 《維摩詰經》

「我」不是只我的記憶,也不只是我的身體,
我詮釋及運用記憶(重新經驗自身歷史)的方式,
決定了當下及將來的「我」是誰。

身如浮舟,滿載因緣,轉念成空,泅渡忘穿至彼岸
── 往內看,從你心裡找到回「家」的路。

人類是以「故事」驅動的生物,亦同時受到自我編織的「故事」所制約。
在《超渡計畫》中,參與觀眾將透過藝術家建構的特定意識場域及冥想導引路徑作為模擬意識上傳的儀軌,體驗一趟暫時脫離有限人身、預演死亡及靈魂轉生的自我超渡內觀之旅,在催眠狀態下,敞開心房解放封存的舊憶,讓自性超脫「故事」的束縛,還原靈魂無限自由的本來面目,並在新地球上將「我」重生出來。

-
共創者透過行為採樣儀軌提取的意識副本,將被上鏈鑄造成NFT和儲存於創見(Transcend)記憶卡中。

我賦予NFT的意義是「數位舍利子」,因其具備類似不生不滅的特性,並將應用於我的藝術創研專案《超渡計畫》中,作為模擬意識上傳儀軌的一環。

-
*220222 Facebook Post Archive
https://www.facebook.com/ztlarsinc/posts/3365272707033623

前陣子瞥到crypto圈人士對NFT的看法,「原生於crypto的東西留在crypto的世界就好」,令我不禁想起《西方極樂園》(Westworld)中的情節:AI族群要直接徹底拋棄軀體進入數位世界,抑或是投身人類世界爭取一席之地?而以開發者為原型的Bernard,最後「打開」「自身」後出現的那把「揚升密鑰」又是什麼、將帶領人類及AI的倖存者們去往何方?
《超渡計畫》要進行的就是類似的模擬探索。透過催眠手法運作的一對一行為儀軌,是一面擦亮的鏡子,反映和調校意識上傳共創體驗者內心的虛實,我所負責的是將共創體驗者的意識狀態維持在正確的軌道上,起點和終點是確定的,途中則由對方的潛意識/高我填空和導航。我不會介入處理和直接回答你來此前固有的困惑,而是讓你能撥開雜思迷霧、安定下來聽見自己的心音。
〈#數位舍利子 Digital Sarira〉是意識殘響中的殘響,在處理採樣素材的製程中,刻意讓聲音切片被調轉成不太好聽甚至有刺耳雜音的結果,悅耳不是它的重點,體現一種出離感才是。
《攻殼機動隊2:無罪》(Ghost in the Shell 2: Innocence)最後,素子去了哪裡呢?「我隨時都在/無處不在」。此時此刻,「你」、「你們」、「我們」正要和將要去向哪裡呢?
我要不是沒有身體,就是有千千萬萬個身體。
我要不是沒有自我,就是有千千萬萬個自我。
「我」「在」「這裡(當下)」。
歡迎前來我面前,由你自身回答這個問題。

twitter (1).png
instagram.png